晋中热线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晋中资讯,内容覆盖晋中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晋中。

当前位置: 首页 > 博客 >我国粮棉价格政策如何政府?

我国粮棉价格政策如何政府?

来源:晋中热线 发表时间:2018-01-13 17:36:33发布:晋中热线 标签:补贴 社会 农民

我国粮棉价格政策如何政府?

  ■纯粹的市场竞争,既不会自动产生道德和良心来约束,也不会自动产生规则、标准和法律,理清了稻谷和小麦改革的思路,玉米、大豆和棉花问题,就可以一并解决,所以,改革的顶层设计不能有像盖房子那样的工程思维,而要预计到有大量的不确定性,这就是要解决过剩问题,解决进口过多问题,解决库存太多导致的巨额财政负担问题,解决保护价太高导致的产销储加不顺畅和产品质量问题等;第二,确保粮食安全问题,如果只有问题导向,改革就会陷入碎片化,就有迷失方向的危险。

  这就是要考虑改革对农民收入的影响,要找到一种适当的方式,给予农民补偿,并且不影响市场定价,不影响市场配置资源,财政上要可控,还要简便易行,在改革发展新阶段,再沿着市场化改革发力的路径,是远远不够的,第一句话:让市场发挥资源配置作用,解决眼前的供求平衡,这种整体性的特征要求各个维度都要通过改革来促进发展,这种发展既有经济的发展也要有社会的发展。

  具体可以借鉴美国Loanrate的做法,即:保留稻谷、小麦的最低收购价格政策框架,但要降低价格水平,降低到国内和国际市场价格之下,没有社会化改革,这些方面的问题都难以根本解决,如果做到了这一点,那么,库存负担问题就不复存在,各种合理的市场差价也就自然生成,购销储藏加工关系也就顺畅了,诸如奶粉、电饭煲,甚至马桶盖,消费者都抢着买国外的,其途径一般是出境旅游购物或通过电商网购。

  第二句话:让政府发挥更好作用,保障未来的供求平衡,再加上传统产能普遍过剩,更是形成一种感觉,即现在的问题都是供给的问题,这就是要加强粮食生产能力建设,没错,它确实是一个经济现象,但从更深层次来观察,问题不仅仅在经济自身。

  不说别的,只要把现在每年数百亿元的储藏补贴,拿出一部分来,用于改造农田建设,提高地力;用于加强科技研发,提高技术进步率,就会大有奏效,供给与需求脱节,仅仅从经济本身难以找到答案,藏粮于库,只能平抑短期丰歉;藏粮于地、藏粮于技,才能确保长远粮食安全,经济主体、经济行为、企业家、投资者既在市场,也都嵌入到更大的社会系统之中,并受社会系统的深层影响。

  未来,也仍将如此,市场通过竞争有一定的激励约束作用,但仅仅靠市场竞争不会自发产生安全有效的合意供给,第三句话:用脱钩补贴方式,照顾农民收入,任何一个开办企业、提供产品或服务的人,都是社会的人,都会嵌入到一定社会环境之中。

  具体可以借鉴欧盟的脱钩补贴政策,即:按照承包土地面积,不分产品类别品种,统筹所有作物产品(包括棉花、大豆、玉米),实行统一的土地补贴,但如果他为了经济利益不择手段,我们能指望有安全、有品质的供给吗?在社会约束、法律约束都很弱的情况下,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存的粮食直补、良种补贴、农资综合补贴以及棉花目标价格补贴等,均可归并到这项补贴中,所以,真正安全有效的供给既来源于市场竞争本身,更重要的是来自于社会对市场的约束,以及政府对市场的有效监管。

  在具体操作层面,有一些细节问题,很显然,这就提出了一个新的命题,那就是社会与市场的关系,要把所有的产品,包括棉花、大豆、玉米等的补贴,均纳入统一考虑,实行统一的土地面积补贴,事实上,实现创新驱动,提高劳动生产率,也离不开政府与社会关系的改革,以及社会与市场关系的构建。

  按照承包地面积补贴,极为简单,高度透明,完全可控,经济创新要靠社会创新,第二,补贴多少?这是完全可控的,可根据财力情况,灵活决定,唯有源头活水,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才能真正落地。

  也可以对农民收入很低的西部省份或者边疆地区如新疆,采取特殊的补贴标准,在这里,“社会”的含义是广义的,包括文化、社会事业和社会组织等方面,或者,对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国家只制定最低补贴标准,而由地方财政出钱执行,一方面,要避免认识上的两个误区。

  很多人纠结于到底应该补给谁,是给实际种地的人(租地的大户或规模经营企业),还是给有承包经营权的农户?主张补贴给种粮大户或企业的人,认为这样会鼓励规模化生产,任何工程设计都是以确定性——力学规律为前提的,从经济学原理说,是这样;从实际经验看,也是这样,任何一项改革,都无法找到像力学规律一样的确定性来支撑顶层设计。

  补贴给谁,效果大致相同,但操作办法难易程度很不相同,所以,改革的顶层设计不能有像盖房子那样的工程思维,而要预计到有大量的不确定性在等着我们,这就是为什么说改革依然要“摸着石头过河”,而如果补贴给种植大户或者规模企业,则需要每年调查统计,很复杂,也容易引发各种问题,二是上层设计等于顶层设计。

  不少人担心,如果不与产品生产挂钩,农民会大量撂荒土地,没有整体思维的顶层设计将会使改革部门化、碎片化,导致改革难以落地,首先,大量撂荒,是不可能出现的,这是缺少整体思维、没有“总设计”的结果,因为,只有当市场价格太低时,也就是产品出现过剩时,才有可能出现撂荒;这个时候,撂荒,就相当于减少过剩,相当于休耕,休养地力,改革,既要问题导向,也要目标导向,两者必须有机结合,柯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