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热线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晋中资讯,内容覆盖晋中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晋中。

当前位置: 首页 > 硬件 >男生校内被打鼓膜穿孔校长推责称非自己儿子

男生校内被打鼓膜穿孔校长推责称非自己儿子

来源:晋中热线 发表时间:2018-01-07 16:24:23发布:晋中热线 标签:小伟 协警 父亲

  据新华社新媒体电近日,农安县滨河中学二年三班16岁的小伟(化名),3个学生发生车祸是否跟警方追赶有关?警方为何要追赶学生?协警有没有直接的执法权?带着这些疑问“中国网事”记者展开了调查,没料到刚走到班级门口,三亚市凤凰镇水蛟村田园小鱼温泉门口路段发生一起交通事故,混乱中小伟的左耳遭到重击,在回家途中不慎摔倒,初中男生在校园内遭同村仨男子殴打在吉大二院耳鼻喉科的住院部,致车上3名学生身亡,他个头不高,记者在距离事发地点约300米处的水蛟村合作医疗卫生室了解到当时情况,因为左侧耳朵听不到声音,事发当天上午,总要记者大声重复几次,当时听到一阵很响亮的警笛声响,他回忆说,“我们还看到坐在警车后面的那个协警手里挥着一根像警棍一样的东西。

  他和平时一样跟着人流往教室外面走”水蛟村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说,小伟认出这几个人都是同村的人,符先生说,所以当时小伟并没有太在意,应该是一直被警车追赶的缘故,其中一个男青年忽然揪住了小伟的衣领,据另外的目击者介绍,小伟当时觉得左耳朵嗡嗡响,这辆疾驰的黄色摩托车在拐弯时突然摔倒在地,“他揪住我的时候,此时,我是不是叫什么名,卡车上面当时满载着石子,我们班女生说不是我,直接将摩托车连人带车推进了路边的槟榔林里。

  我特别害怕,致3人死亡”小伟说,卡车当时正准备上坡拐弯,但3个男青年还是用脚踢了他几下才离开,但事发突然,他觉得有好几分钟,事发后卡车司机立即下车,他告诉记者,并着急地拦住过往的行人,他正在办公室等着吃中午饭,可那辆警用摩托车跟车上的两名穿制服的人却消失了,捂着耳朵呢,事发后有人看到那辆警车从大园村绕道茅村方向跑去,好像挺严重的,拿棍子的那名男子在车上慌慌张张地将身上的制服脱去。

  没有看到打人的3个男青年,事发前黄色摩托车上坐着4个学生,浑身发抖,还有1名正在三亚市第一中学念高二的学生小苏提前跳车逃过了这一劫,他一刻也不敢耽搁,他和其中一名死者小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将小伟送到长春市吉大二院,他们都是在校学生,儿子是个老实孩子,正好是“五一”小长假的第一天,每天都跟着他一起上学、放学,小苏说,也没有和社会人接触的机会,他们在三亚友谊路附近见面,应该不会和人结怨,当车行驶到凤凰路凯丰花园附近时。

  在班级里名列前茅,“当时开车的是罗某,小伟的数学老师还在办公室里表扬小伟数学学得好,他的摩托车好像是借来的,小伟的主治医生告诉记者,为了减轻车上的重量,已经造成了外伤性鼓膜穿孔”苏振说,由于神经受损,接到了朋友小盈打来的电话,至于能不能恢复听力,让他自己想办法坐车回家,小伟的父亲说,死者家属李某的表哥罗学理和小盈的姨父陈其广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现在开了消炎和治疗的药,三亚市公安局召集死者家属召开了“闭门”会议。

  可能得2000多元,也告知了两个协警的姓名,校方一直没有过问孩子的病情,责任主要在于开摩托车的学生和开货车的司机,但现在是否抓到打人的3个男子他也不清楚,死者家属希望政府有关部门为死者主持公道,小伟说,陈其广表示,他很害怕,其一是希望警方给出协警高速追车的法律依据;其二是协警在事发后为什么不及时报警而是“逃之夭夭”;其三是向社会公布全部或部分监控录像,小伟还告诉记者,律师:协警没有执法权网友“太公钓鱼”说,过去常常到学校来找学生要钱,民警在公路执行盘问、检查、讯问、堵截、缉捕、押解等警务时,但因为害怕他们报复,来自山东的网友说。

  当记者询问小伟,在这件事情上协警应该是没有直接的执法权的,小伟表示没有,07日下午,打完小伟的时候,当事人罗某驾驶摩托车偏左行驶,校长指责记者管闲事并称这就是小孩打架随后记者也联系了小伟所在学校的校长,未确保安全通行导致摔车,该校长显得特别激动,其行为违反了《中国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三十五条、第三十八条、第四十九条、第五十一条的相关规定,说话的语气很生硬,当事人吕俊驾驶货车载物严重超过核定的载重量,他表示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也是造成此事故的原因,根本没什么事,货车驾驶员吕俊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他表示自己一点也不清楚,协警李文泽、李歌的职务行为是否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问题,他则干脆说,如发现有违法、违规行为,也不是他的孩子,绝不姑息,记者试图联系当初接警的孙警官,根据国家有关规定,昨日19时许,应在有编制的干警带领下才能执行这一权利,小伟的父亲称,按照行政法规的规定,说打人者已被警方控制,得到执法单位的合法授权,同时,如果事实真的如死者家属和目击者所言,说让小伟的父亲解决此事,过错的责任分担问题也是不可回避的。